逆天邪神 > 第1589章 毀殤
【網站地圖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
逆天邪神 - 第十五卷 萬念成魔 - 第1589章 毀殤

書名:逆天邪神  目錄:第十五卷 萬念成魔  作者:火星引力

親愛的逆天邪神讀者,由于百/度/轉/碼問題,您需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.gohezn.live 中間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節,記住了嗎?

云澈和千葉影兒就此離開了天罡云族,云裳之外,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。

而就在云澈和云裳告別之時,天罡云族祖廟之中,正在決定著一件大事。

“這就是……圣云古丹?”

祖廟中心,一枚龍眼大小的寶珠浮空閃耀,并不時霹閃著輕微的雷光。它明明只是一顆丹藥,卻分明有著強盛的生命與靈魂氣息,而它所釋放的靈氣,更是濃郁到讓人難以置信的程度。

周圍,天罡云族族長云霆、三大太長老、十七個長老全部在座,云翔亦在。他亦是第一次見到圣云古丹,這些年,它都是被牢牢封在祖廟的大陣中,既為封鎖藥力,更為了不被歹人所得。

“看來,眾位的意見已是統一。”云霆緩緩說道,他雙目中折射著圣云古丹的雷光,帶著絲絲虔誠。

“真……真的要將它煉化給裳兒?”云翔轉目,面帶憂慮:“可是,先祖之言,需渡過至少四重雷劫的族人方能服用圣云古丹。以裳兒的資質,的確是最有資格使用之人。但,她的修為畢竟才初入神劫,若動用這祖言中神靈境才能煉化的古丹,實在太危險了,萬一……”

“放心吧。”二長老云拂徐徐說道:“裳兒自己一人當然不可。但我們十七人皆在,再加上族長和三位太長老之力,沒有理由控不住圣云古丹的藥力。”

“三位太長老也要出手?”云翔眉頭蹙起。云族三大太長老都已是壽元將盡,用一分力,便會少一分壽命。

“哎,”居中的太長老輕輕一嘆,道:“距離大限,只剩最后的七日。趁我們還有命,便以這古丹成全裳兒……否則,七日之后,怕是再無機會了。”

“裳兒得高人恩賜,體質和玄脈都變得非同尋常。”云霆道:“之前的各種烈丹乃至龍血,她都能輕易煉化。如今再合我們所有人之力,沒有理由不能助裳兒煉化古丹。只是裳兒修為太弱,必須在極大程度上控制藥力,時間上會很長久。”

“翔兒,召你前來,亦是再借你一分力,如此,出現意外的可能便幾不存在。”

“好!”眾長者的言語和篤定讓云翔心中的擔憂頓解,他起身道:“我去喊裳兒。”

很快,祖廟之中,一個頗為龐大的紫色玄陣成型。

云裳安坐于玄陣的中心,二十多道氣息通過玄陣連接到了她的身上。而這些氣息,來自天罡云族最強的二十二人……包括族長、前少族長,以及所有的長老與太長老。

也唯有圣云古丹,唯有云裳能讓他們如此。

“裳兒,平緩玄氣,放松心境。”云霆用最為溫和的聲音道:“圣云古丹的藥力雖猛烈霸道,但它是我天罡云族的古丹,本就與我們親和。你要相信我們,更要相信自己得到天賜的軀體和玄脈。”

“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。”云裳很平靜,很乖巧的道。

云霆點頭:“開始吧。”

嚓!

黑芒浮動,紫光閃耀,玄陣緩慢運轉,連接著二十二個神君氣息的圣云古丹浮空而起,飛向云裳,云裳伸手拿過,沒有任何猶豫的放入口中,直接吞下。

“解放!”大長老云見一聲低吼。

圣云古丹的封鎖解開,藥力頓時如洪流一般釋放,但馬上又在眾人的氣息控制下被牢牢縛住,化作細長的溪流,緩緩溢入云裳的身體,又更緩慢的煉化為她自己的力量。

“好……”

雖然他們從未真正見識過圣云古丹的藥力,但二十二個神君輔助煉化,就算云裳只是初入神劫,也沒有出現意外的可能,而這一開始,也的確無驚無險,瞬間噴薄的藥力雖然無比猛烈,但盡在掌控。

“如此,定可讓裳兒修為大漲,說不定,可直達神劫中期。雷電之力,亦可大進!”云霆屏息凝神,但聲音帶著難掩的激動。

一刻鐘……三刻鐘……

在二十二大神君的協力之下,藥力被控的無比平緩,煉化亦順利非常。

“吱……”

而就在這時,所有人的靈覺之中,響起一聲很輕的怪音。

“什么聲音?”神君靈覺何等強大,他們斷不會認為是幻聽,

忽然間,圣云古丹的藥力完全停止了釋放,像是已枯竭了一般。眾人齊齊一愣……但馬上,古丹的形狀陡然發生變化,又是一聲無比詭異的怪音,短暫沉寂的圣云古丹爆發出了數倍……數十倍于先前的藥力。

如一座毫無預兆,猛烈噴發的火山。

“什……什么!!”

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讓所有人齊齊大駭,而更可怕的事隨之而至,圣云古丹不但猛烈爆發,而且藥力無比精準的直涌二十二道氣息中最薄弱的一處,剎那沖破,如決堤之洪,暴涌在云裳的軀體和玄脈之中……

轟————

云裳的世界光芒盡散,唯有一聲沉悶的轟鳴。

一道長長的血箭從她唇間狂噴而出,帶走了她臉上所有的血色。

“呃……啊啊!怎……怎么回事!!”

“藥靈……是藥靈!居然有如此可怕的藥靈!”這是來自云霆的驚吼聲……這個藥靈不但擁有意識,還分明有了不低的智慧,居然暗算了他們!

“控住它……快控住它!!”

“住手!”云見嘶聲咆哮:“你想殺了裳兒嗎!”

云裳畢竟只是神劫之軀,怎可能直接承受神君之力。他們每人的力量都只凝起極為小心謹慎的一縷,而這些力量中有任何一股稍微加大,都有可能直接殺了云裳。

噗!

又是一道血箭噴出,暴走的藥力如萬千噩夢之刃,在云裳的體內、玄脈中橫沖直撞,無情殘滅著她的生命。

“族長!”云翔徹底不知所措。

“把圣云古丹引出來……快!”云霆一聲嘶叫,目眥盡裂。

玄光閃動,半息之后,只煉化了少許的圣云古丹已被倉促引出,剛從云裳唇間飛出,數股全力釋放的神君之力便猛然覆上,將其瞬間死死封鎖。

玄陣消散,云裳的身軀緩緩倒下,臉色慘白,再無意識……體內的藥力依然在爆竄,如無數只殘忍嗜血的猛獸。

以云裳的神劫之軀,怕是再有數息,便會在這過于可怕的藥力下徹底殞命……甚至可能爆體而亡。

“裳兒……”

“快!把她體內的藥力全部逼引至玄脈!”云霆喘著粗氣,吼叫時,聲音在劇烈的發抖。

云翔猛的抬頭,嘶聲道:“難……難道……”

“總比死了好!!”

十幾道氣息再次涌入云裳軀體,小心而戰栗的牽引著那些暴亂的藥力……以他們的神君之力,要湮滅這些藥力輕而易舉。但,它們是在云裳體內,釋放足以湮滅這些藥力的力量,無疑會讓她當場喪命。

他們能做的只有牽引!

將其牽引至玄脈……唯有玄脈能承受足夠強大的力量,而不至于讓云裳喪命。

但后果,無疑是將玄脈重創……甚至完全損毀。

很快,藥力盡入玄脈,轉眼間將玄脈摧毀的千瘡百孔。云霆向前,手指點在她的心口,一道玄光猛然涌入……那一剎那,他的齒間鮮血淋淋。

轟———

暴走的藥力被云霆的力量層層摧滅,直至完全滅盡。

而云裳的玄脈,亦在藥力滅盡的剎那完全毀裂……玄氣狂亂崩散。

祖廟安靜了下來……唯有一個比一個粗重的呼吸聲,前所唯有的粗重。

他們呆呆的看著昏迷在地,唇邊染血的云裳,她的生命氣息變得格外薄弱,玄力氣息更是每一個剎那都在消逝,用不了太久,就會全部消散。

而且,永無再恢復的可能。

因為她的玄脈……徹底的毀了,廢了。

“怎么會……發生這種事……”云霆癱坐在那里,他的手僵在空中,瞳孔一片駭人的灰白。

“裳兒……”云翔輕喚一聲,咬牙垂首,全身發抖。

“哎。”眾長老盡皆哀嘆,幾乎同時蒼老了許多。

云裳,奇跡般的紫色天罡,神跡般的玄脈異變;圣云古丹,他們天罡云族最神圣,最神秘的圣物。

他們愿意將全族最珍貴的一切都賦予云裳,在今日,更不惜傾所有強者之力,將這圣云古丹都賦予她。

但……

毀了……

圣云古丹……不,是他們,把云裳毀了。

毀的不僅是云裳,更是被全族所殷切寄托的希望與未來。

云裳歸族的那一天,她所展露的一切,讓全族上下何等的振奮。就像是灰暗之末,陡現的天賜明光,讓全族上下無比清晰的感覺到,上天依舊在眷顧著他們天罡云族。

她身上流淌的,非族長一脈的血脈,而她取代云翔,被立為少族長,全族上下無一人反對。

但……就像是一個殘忍的玩笑。云裳徹底的毀了。

還是他們親手所毀。

“族長……”云翔喊出兩個字,便再無法發出聲音。

云霆緊閉著眼睛,許久都沒有睜開,仿佛恐懼著會進入視線的殘酷現實。

“云霆,”中間的太長老緩緩開口,聲音無比沉重:“準備啟動禁血儀式吧。”

云霆的眼睛猛的睜開,云翔更是驚然抬頭。

右側的太長老也緩聲道:“雖然,這是祖宗嚴訓禁止的禁術,但,如今之境,已別無選擇。至少……還能保得住唯一的紫色天罡。”

所謂的“禁血儀式”,便是通過一種殘酷的血移之法,將一個云氏族人的天罡神力,轉移到另一個同族人身上。

毫無疑問,被轉移者……必死無疑。

天罡神力是一種血脈之力,玄脈縱廢,天罡安在。

云霆干枯的肌肉一陣抖動,他終是沒有說出拒絕之言,口中發出無力的聲音:“眾位長老,準備血移之陣。”

云裳已完全淪為廢人,再無任何的希望和可能。她奇跡一般的紫色玄罡,也再無法發揮出任何的神力……轉移給他人,雖然對她太過殘酷,但終究,能保住著云氏一族的最后奇跡。

“翔兒……”云霆一聲呼喚,下面的話,卻是沒有說出來。

“我明白。”云翔輕嘆一聲:“我會承過裳兒的紫色天罡,亦會……承過她的生命……將來無論如何……都不會讓她白白犧牲。”

可怕的壓抑間,禁血儀式……那個禁忌的氣息開始涌動。

云裳靜靜的躺在那里,就連唇瓣,也完全失去了血色。她的世界,在痛苦與昏暗中崩塌著。

好痛苦……好難過……誰來……救救我……

父親的身影,母親的身影……云澈的身影,以及一道明明無比黑暗,卻又那么溫暖的黑色光芒。

她極力的伸手,想要去碰觸那道黑芒,模糊的意識世界,響起著來自靈魂之底的呢喃。

前……輩……

………

云澈和千葉影兒出了天罡云族,一路云澈默不作聲,千葉影兒也相當識趣的沒和他說話。

“準備去哪?”千葉影兒總算是開口。

“隨緣。”

“我倒是有個不錯的地方。”

“哪?”

“太初神境。”

云澈轉身,皺眉看著她。

“思維不要那么固化。”千葉影兒慢條斯理的道:“你本就極擅隱匿,現在又可以駕馭風暴之力,易容再以風玄力釋外,東神域的人沒有一個可以認出你。”

“而我,有逆淵石在身,更不會有人能察覺到我。如此,我們雖是被逼入此地,但現在,似乎已經禁錮不住我們了。”

“太初神境我去過多次,這個世上,再沒有比那更適合修煉的地方。”千葉影兒目中寒芒一閃:“當然,也沒有比那里更危險的地方。”

“再說吧。”云澈并未認同,但提到太初神境,他的眼前,卻晃過一個彩衣少女的身影。

彩脂。

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,又是否已經知道了茉莉和我的事……

錚!

就在這時,云澈的眼瞳之中忽然掠過一道不正常的黑芒。

“嗯?”千葉影兒有所察覺:“怎么回事?”

她話音未落,發現云澈冷硬的臉色忽然變得無比之陰沉。

他不說一字,忽然伸手,一把抓住千葉影兒的肩膀,帶著一股駭人的風暴沖天而起,直返天罡云族。

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書,已經更新到第1589章 毀殤,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節無彈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閱讀,請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.書友QQ群:597298047

上一篇  第1588章 告別

標題:第1589章 毀殤   地址:http://www.gohezn.live/3083.html
陕西省11选五走势图陕西